我们经历了一个非常神奇的免费时代,音乐是不要钱的,软件是不要钱的,视频是不要钱的,硬件是贴着成本卖的等等,甚至克里斯·安德森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叫《免费:商业的未来》。但风向似乎正在转变,硬件上极为激进的乐视陷入欠款风波,而视频网站开始积极推出收费服务,似乎可以说以免费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正在落幕。

免费背后的密码

免费背后的核心还是经济问题。

我们假设一款工具App的开发费用是200万,再假设它有1亿用户,每个用户有2年的使用周期,那么把开发费用平摊到每个用户身上成本是0.01元。与此同时如果每个用户身上两年获取的收入为40元(通过广告、游戏等),那么这款软件完全不需要收费,极端讲甚至可以付费来激进的获取用户。这就是为什么此前互联网公司那么热衷于烧钱的根本原因,每多烧来一个用户它就能赚十几甚至几十块。

360的老周最先认识到这点,所以把杀毒软件免费,并总结出了自己的经典产品开发方法论:产品驱动,短周期迅速迭代。刚需高频,单点突破,横向展开。相比之下,McAfee则好像到现在还没转过这个念头来。

但就像任何方法论或模式总是有自己的边界一样,整个互联网时代里面最刺目的两个点就是:视频和音乐,这两个点完全违背互联网时代的一般规律。不管是爱奇艺还是QQ音乐等产品其DAU在各种App中排名极高(基本可以排进前10),但它们就是无法盈利。背后原因也并不复杂,还可以用上面的例子进行说明:假设每个用户身上可以获取的收入保持不变还是两年40元,那么只要两年里的版权、带宽、存储、人员费用超过40亿,那这公司就赔了。互联网模式显然并非无所不能,而是有着自己清晰的边界,其盈利模式其实是相当脆弱的。

上面这个账还可以在时空上延展一下,形成各种变种的算法,比如如果一个用户的平均生命周期是5年,那么我甚至可以把前两年可以赚到的钱补贴出去,这样只要用户在我手里我就有机会在后面3年里把钱赚回来。

互联网时代的免费是靠这样几个点支撑着的:低廉的用户获取成本,成熟的后端变现系统,接入即可赚钱(正常人很难想象Facebook、Google的广告系统变的有多么强大)。但入口价值不应该被高估,平均来说一年算20块也就差不多了,如果是系统级应该可以高一点。